来自 梦之城彩票网官网 2018-11-21 18:45 的文章

差点就被触碰个遍了而在这种情况下苏锐都还能

 不知怎么的,夜莺的脑海里面全部是苏锐先前对警官说的那句话——警官,您尽管放心好了,我一定会负责到底的!
 
    夜莺也知道,这是苏锐用演技来应付警官的,可是,这句话现在就一直在她的脑海之中盘桓着,挥之不去。
 
    她的脸红红的,身体的肌肤也有点泛红,很显然,这会儿夜莺的心跳速度快,血液流速也快……夜莺的心里面充满了一种自己先前从未感受到的感觉。
 
    苏锐冒着生命危险来救她,甚至不惜和翠松山彻底的撕破脸,那危险的一幕幕,将永远的留在夜莺的心里面。
 
    这个世界上,除了她的姐姐,似乎再也没有一个人能够为她而做到这样了。
 
    在姐姐消失不见不知生死的时候,只有苏锐,能够成为她的依靠。
 
    是的,就是依靠,夜莺终究是个二十来岁的姑娘,虽然已经过了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年纪,但她在脆弱和疲惫的时候,仍旧想要有一个坚强有力的臂膀,让自己来依靠一下。
 
    现在,这个臂膀,就在身边。
 
    经过了今晚的事情,夜莺终于彻底的确认了这一点。
 
    就在夜莺遐想的时候,苏锐站在浴室外面敲门了。
 
    “喂,好了没有?”苏锐没好气的说道:“大小姐,都洗了半个多小时了,我要用卫生间。”
 
    这要是放在以往,夜莺非得和苏锐较劲对着干,可这一次,她却出奇的回了一句:“稍等一下,我马上就好了。”
 
    说着,她关掉了淋浴,开始迅速的擦掉身上的水痕。
 
    十五秒之后,夜莺便打开了浴室的门。
 
    看着苏锐,她的眼波很柔和。
 
    然而,苏锐却是完全的不解风情,压根就没有看夜莺,直接捂着肚子冲进去:“可憋死我了。”
 
    夜莺无奈的看了苏锐一眼,便轻轻的把门给关上了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苏锐用三分钟的时间洗了个澡,出来之后,夜莺正靠在床上看电视呢,身上系着一条浴巾的她看起来就像是出水芙蓉,肌肤雪白无比,两条长腿交叠在一起,就连脚趾都透着一股晶莹的感觉,美不胜收。
 
    夜莺一转脸,发现苏锐正这样直勾勾的看着自己,不禁霞飞双颊:“你怎么了?这样看着我做什么?”
 
    苏锐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摇了摇头:“那什么,要不我换一间房?咱们孤男寡女的,就睡在同一张床上,会不会有点不太合适?”
 
    “没什么不合适的。”
 
    夜莺看着电视,直接说道。
 
    在夜莺看来,她几乎浑身上下都被苏锐看光光了,差点就被触碰个遍了,而在这种情况下,苏锐都还能控制的住自己,完全没有任何越过雷池的行径,夜莺把这一切都是看在眼里的。
 
    而且,经过了两次打穴的过程,夜莺更放得开了,对于苏锐也全然没有了防备——哪怕是只裹着浴巾在苏锐的面前走两圈,夜莺都不会觉得别扭。
 
    她也知道,苏锐虽然经常调戏自己,但是他骨子里是个正经人——就算是睡在一张床上,这个家伙也绝对不会吃她豆腐的。
 
    然而苏锐是不知道夜莺的想法的,这货还被对方的回答给吓了一大跳。
 
    他竟是坐在了床边,伸手摸了摸夜莺的额头:“话说,你没发烧吧?怎么说胡话了?”
 
    夜莺气结,指了指床的一侧:“你睡不睡?”
 
    “睡,睡,我都快累死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麻溜的翻到了床的那边,然后盖上被子,直接蒙头大睡起来。
 
    一分钟后,被子底下便响起了轻微的鼾声。
 
    这就睡着了?
 
    夜莺没想到苏锐竟然这么快就入睡了,自己这么一个大美女坐在他的旁边,这个家伙竟然心大到了可以一眼不看的程度了吗?
 
    她的心头竟然涌出了一股淡淡的挫败感。
 
    这挫败感让夜莺吓了一跳。
 
    她什么时候这么在意苏锐对自己的看法了?
 
    又看了一会儿电视,可夜莺完全不知道自己在看的究竟是什么东西,干脆也躺下睡觉了。
 
    可是,夜莺一躺下,她的腿便碰到了苏锐的腿,这让她的身体瞬间僵硬了。
 
    “好多汗毛。”夜莺腹诽道。
 
    然后,她用脚尖把苏锐的腿给挤开了一点,给自己腾出空间。
 
    可是,一想到苏锐是和自己睡在同一个被窝里面的,夜莺的心里面就有点无法形容的悸动。
 
    这种感觉让她睡意全无。
 
    一直到了半夜,夜莺才勉强睡着。
 
    也许是由于太过劳累了,日上三竿的时候,苏锐才睁开了眼睛,而他却发现,夜莺已经翻过身,半边身体压在了苏锐的身上。
 
    其实夜莺的睡姿已经是非常老实的了,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翻身而已,但是由于旁边是苏锐,所以让夜莺的这个翻身看起来便不是那么的寻常了。
 
    夜莺还是有点保守的,她是穿着全套贴身衣物睡觉的,可饶是如此,苏锐还是能够感受到对方的身体所传来的柔软与弹性。
 
    男人一到早晨就精力充沛,更何况身边还有一个十分漂亮的大美女呢?
 
    于是,纯洁的苏小受同志便觉得,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
 
    看着夜莺熟睡的样子,他也不想打扰,于是便轻轻的扳着对方的肩膀,想要让其翻个身。
 
    毕竟对方半边身子都压在苏锐的身上,这让后者觉得很难办。
 
    可在这个过程中,苏锐还是把夜莺给弄醒了。
 
    后者睁开眼睛,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有点稍稍的难为情,俏脸绯红,顾左右而言他的说道:“你醒了啊?”
 
    苏锐点了点头,然后唇角微微勾起,笑着说道:“你梦到什么了?做梦都在喊我的名字。”
 
    “做梦都在喊你的名字?”
 
    夜莺听到苏锐这样讲,她的俏脸登时就更红了!甚至连耳垂都染上了红色!
 
    因为,苏锐说是真的!
 
    夜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那种梦,这是她二十几年来的第一次!
 
    在这个梦里,她和一个男人发生了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,那些事情让人很害羞,也让人很向往。
 
    可最关键是,这个男人,就是苏锐!
 
    夜莺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,自己在梦里是多么的愉悦!那样的梦境让人留恋往返!
 
    夜莺本以为对方不知道呢,没想到自己说梦话都说出来了,这可如何是好?
 
    虽然是一场梦而已,可那梦境太过真实了,让夜莺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苏锐了。